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如花

绿豆&芝麻行走札记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家庭与亲子户外倡导与实践者 《和最爱的人去旅行》《带着宝宝去旅行》《遇见格桑花》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云上秦岭露宿荒野,野性佛坪追寻扭角羚  

2015-12-22 19:06:09|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达用木头搭建的宿营地,放下背包,稍微休整,大伙赶紧出发,进行最后200米海拔的冲刺,期待在夕阳下山前,能看到这些游荡荒野的精灵!

  穿过一片落光树叶的乔木林,就进入了一人高的竹林,向导示意我们小声,并告诉我们说,竹林地带是比较危险的地段,因为有些独牛、带小牛的母牛可能正在竹林中穿行,人与牛都无法在远处看到对方,如果冷不丁遭遇,牛的第一反应就是攻击以为对它构成威胁的人类。

  

  

  听向导一说,大家不由开始紧张,小心翼翼的跟着向导在竹林中穿行,薏米更是夸张得快秉住呼吸,边走边仔细查看地上的牛脚印,边侧耳聆听竹林深处的风吹草动。

  穿过竹林,已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大片的草甸铺在大地上,一株株冷杉,或孤单,或成排站在草甸上,虽然太阳仍然高挂,但凛冽的风却刮得人浑身发凉,草甸看上去平坦,踩上去却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一不注意就会崴到脚,向导说草皮下全是羚牛踩踏形成的坑,现在有草长上去覆盖了,所以看上去一片平坦,但千万要小心。

  

  

  跟着向导爬上最高的悬崖四处打量,根本看不到任何动物的踪影,只有重峦叠嶂的群山在夕阳下沉没无语,一直淡入天际。傍晚的山风狂放而阴冷,每次风来都让全身上下浸入冰水一般,一时清鼻涕都给冻了下来,芝麻将自己的抓绒脱下来紧紧裹住小薏米,躲在一个背风的悬崖旁守着一条羚牛穿越的必经之路。绿豆则和向导一起继续在悬崖峭壁上翻越,期待有所收获,可除了在峰顶的草甸上发现几个新鲜的牛脚印,在竹林里看到一只野猪、在悬崖上发现一只岩羊外,仍然是一无所获。

  

  

  暮色渐起,山风愈加凛冽,夕阳将一个个参差的峰尖投射成一道道剪影,映射在脚下纵横绵延的沟壑之中,从山顶放眼四望,群山之中到处是一条条明显的道路,有的沿着山脊逶迤,有的在草甸上绵延,有的在竹林中伸展,有的在悬崖间盘旋,向导说那些都是羚牛们长时间穿行而形成的天然通道,顶峰遍地是羚牛的蹄印、粪便。向导说,这个季节,羚牛一般在半山腰的密林中,只在早上出来吃东西晒太阳才会上到草甸以上活动,下午太阳下山前又回到山腰的密林中,估计这会它们也已经下山了。

  

  

  望着逐渐下沉的太阳,大家不得不开始往回走,沿着羚牛们踩踏出的便道,准备赶在天黑前下到宿营地,否则夜里在没有道路的大山里走路是比较危险的,何况我们还带着一个不满四岁的小家伙。没能看到期待中的羚牛,大家都有点淡淡的失望,尤其是小薏米,已经开始用沉默来表达她的不满,虽然还剩下第二天一个早上的机会,但早上的山顶非常寒冷,一大早带她再上山顶,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默默返回穿行竹林的路上,走在前面的向导突然使劲向我们挥手示意,让我们噤声并赶紧悄悄过去,我们都迫不及待跃到向导身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面山坡的竹林间,几个白色的小点洒落在草坡上,向导悄悄告诉我们,那就是羚牛!

  

  

  随着羚牛的走动,我们终于清晰看见几只羚牛正在那里觅食,远远望去,这些羚牛硕大健壮,身体呈淡淡的黄白色,在夕阳映照下熠熠生辉,充满原始的野性,隐约能看到有的牛脖子上长毛是略深的棕黄,有的则呈现金黄,有的则显现出乳白;随着它们的晃动,依稀能分辨出有的牛犄角巨大而扭曲,盘在脑袋上,象一把夺人心魄的利器,有的牛犄角短而尖,如同孩童头顶的抓髻。大家抑制住兴奋,借着竹林和冷杉掩护,不断聚焦按下快门,不知是轻轻的快门声惊动了羚牛,还是在山风中嗅到了我们的气息,那些正在觅食的羚牛突然停止了吃草,开始抬头向我们的方向张望,当发现没有任何危险时,又开始转头吃草,边吃边移动,不一会就隐身密林之中,再无踪影。

  

  

  虽然只远远惊鸿一瞥,而仍令薏米和我们惊喜不已。之前薏米曾经在野生动物园看过很多种动物,可那些被人类囚禁在方寸之间本该活力十足的动物们,却只只萎靡不振,令薏米觉得毫无乐趣。芝麻告诉薏米,动物的家园就是在荒野里,在大山中,离开了家园,所以它们就很不开心,薏米闷闷不乐的问:“那大家为什么要把它们关起来,我们把它们放了好不好?”

  从陡峭的悬崖陡坡上下撤,已经昏暗不清,好在芝麻与绿豆都是常在野外奔走的人,连滚带爬往营地撤,但此时也只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薏米则由向导帮忙背着。陌生的环境、暗黑的大山、凛冽的寒风、不明就里的声响、不熟悉的向导让薏米格外紧张,紧紧趴在向导背上一声不吭。待撤到稍缓地带,与向导会合,芝麻与绿豆赶紧察看薏米,发现她已冻得全身颤栗,上下牙不停咯咯作响。

  撤到营地,赶紧生火烧水、做饭,几杯热开水下肚,大伙才缓过劲来。入夜,大山中狂风怒号,帐篷里却依然暖和宁静。

  第二天一早,拉开帐篷走出小木棚,发现屋外成了白色世界,草地、树枝上挂满白白的霜,山野间一片逼人的阴冷。

  

  

  阳光将远处的山头涂抹上一层金黄,天空是透明的湛蓝,空气寒冷而清冽,带着一股森林特有的馥郁芬芳。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冻土,绿豆和向导向山顶攀登,准备继续去邂逅这高山之巅的狂野精灵。爬上山顶,阳光暖暖的照射在身上,大山开始从寒冷中苏醒,远远的山谷里,浓浓的白雾正在翻滚上升,形成无边无际的云海,顺着山坡漫上来,将山下的一切遮掩的不见一丝印痕,而我们,仿若在云天之上。

  

  

  远远的,又望见有羚牛在山坡上吃草,在远处拍摄了一阵,和向导捏手捏脚从山的背面攀上山顶,悄悄潜行到峰顶一块突出的巨石之后,利用石头和竹林的掩护,开始继续拍摄这些雄健而壮美的荒野精灵。没过多久,暖烘烘的太阳居然让这些家伙躺在草地上开始睡觉,让我们根本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不得不和向导继续向下潜行,希望能更接近这些大山的主人,更近距离的目睹它们健硕的雄姿。顺着冰川时代的遗迹,一条巨大的石坡轻轻的,缓慢的向下,一点一点接近正在睡觉的羚牛们。

  

  

  大概是察觉到我们的到来,一头公牛突然跃起,四处张望,然后飞快的顺着山谷往下,穿过乱石坡,进入了密林,而其它几头羚牛则不慌不忙起身,四处张望打量一番,然后不紧不慢也跟随公羚牛而去,留下一山云海、遍地清风和意犹未尽的我们。下山的路上,向导告诉我们,羚牛的犄角非常漂亮,曾经有去游玩的客人请他帮着寻找牛角,说以前能发现病死或因为被天敌攻击而死去的羚牛,有人就把牛角拿回去做装饰去了,这让大家内心不仅涌起几丝莫名的忧虑,这片云天里的羚牛牧场,在人类无穷无尽的欲望面前,会不会也在某一天沦落成为这些羚牛的墓场。

  

  药子梁与羚牛、岩羊、野猪等大型野生动物的邂逅,让我们兴奋不已,记得单之蔷先生曾经说过:“野生动物有一种把我们带回故乡(进化史意义上的)的能力,我们曾经是野生动物中的一员,也和他们一样在荒野上游荡,也曾是捕食者和被捕食者……渐渐我们忘记了我们从哪里来,忘记了故乡。但一种‘寻根’的冲动,一种‘返乡’的愿望,不时地萦绕在我们的心头……”,所以当我们在荒野中遇到这些羚牛时,“被压抑的野性释放出来,感到野生动物是那样的亲切,内心荡漾着一种愉悦,一种回到阔别很久的故乡的感觉弥漫着”。

  

  

  而在整个中国,除了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大草原,离人类城市最近,最容易到达又能够近距离邂逅野生动物让我们心灵回归的地方,或许只有秦岭,只有佛坪。因为赵建强先生还告诉我,佛坪是世界第一只棕色大熊猫“丹丹”的发现地,在三官庙等核心保护区内平均1.5平方公里就有一只大熊猫,密度居全国之首,旅行者在当地旅行时,野外相遇几率极高,这些密林深处,常常还能见到金丝猴在树枝间穿行跳跃,而且近些年,珍贵的野生朱鹮也开始在山谷的溪流附近筑巢安家。

  

  

  只可惜因行程安排,我们无法一一去寻觅和邂逅这些大自然的精灵,恋恋不舍又不得不暂时告别佛坪,把那些惆怅与向往留在了佛坪的山水之间,留在我们内心的某个角落,期待它的野性一直延续,给我们逐渐贫瘠的精神家园留下一份厚重的礼物,让我们永远记住并为之怀念,云上的秦岭,野性的佛坪!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