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如花

绿豆&芝麻行走札记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家庭与亲子户外倡导与实践者 《和最爱的人去旅行》《带着宝宝去旅行》《遇见格桑花》作者

玉宇天门山,每年只在地球上存在两个月的风景  

2015-11-30 18:01:46|  分类: 行走的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界天门山,通过一道三国时期自然崩塌形成的巨大天门,直达天门之上,每年冬季最寒冷的这两个月,这座山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琼楼玉宇,一派仙风道骨,雾凇、冰挂、冰凌、冰柱……宛如天庭,只是,这种景致,每年却只能在地球上存在两个月。

  

  

  

  山壁立,水静谧,空寂的山里,没有攒动的人头、没有刺耳的叫卖、没有熙攘的喧哗,有的只是风在耳旁的絮语,有的只是鸟儿在枝头的嬉戏,有的只是动物在峡谷里打闹的尖啸,还有自己轻快的心跳与平静的呼吸。

  

  

  

  不用匆匆赶路,不用急急拍照,或谷底仰视,或半空俯瞰,或凌空远眺,或任阳光抚摸,或凭清风亲吻,或与云雾拥抱。

  

  

  

  积雪、水气层层包裹在树上,把树压的弯弯的,形成千姿百态的冰挂、雾凇;树技、树干被冰柱包围,变得冰肌玉骨;树叶、小草和那些来不及凋零的野果,被一层冰层包裹,像一枚枚小小的水滴,变成蒸气,化有形为无形,在空中洋洋洒洒,又变成雪花飘下来,无形成有形,把个大千世界粉妆打扮起来,幻化成一个陌生的崭新世界。在这种天地里行走,时世依旧,山河无常;人生无常,草木依旧。

  

  

  

  在山顶的雪径中,仔细看那些被冰雪遮掩的树枝,亦如历史的烟云,在是是非非间游离和穿梭,一枝枝在冰雪里游弋,仿若冰雪的血脉,搏动的就是那是与非的故事和传说。

  

  

  

  这个黑与白组合成的冰雪世界,与喧嚣的尘世相隔,把那些令人烦躁的车鸣与人声,把那些令人浮躁的金钱与名利,全部阻隔在云天之外,留给我们的只有一个洁白、洁净的世界,仿若带我们到一个仙界,一个脱离尘世而孑然红尘之外的清净世界。

  

  

  

  山里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而绰约,近处模模糊糊,远处只剩下深深浅浅的剪影,更远处则只有淡淡的暗影,让人无法分清哪些是山,哪些是树,哪些又是云雾。虚无缥缈的云雾在天地间静静地流淌,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牵扯着我们前行,那些平时见惯的风景,此刻仿若近在眼前,又似远隔天边,淡淡的雾气把一切都裹在一层薄薄的纱巾里,似真似幻,如烟如梦。

  

  

  

  登上峰顶,放眼望去,云雾时浓时淡,挺拔的山峰或隐或现、或高或矮、或大或小、似静非静、似动非动、朦朦胧胧、层层叠叠;如漂浮在大海上的岛屿、如被牛奶洗过的春笋、如神话中的龙宫玉柱、似琼楼、似仙山、如岛屿、如飞舟,令人乐而忘返,遐想万千。

  

  

  

  在弥漫的大雾里,那些峰林绰约的丰姿,如一幅幅恣意张扬的泼墨山水画,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一切都在似与非之中,一切都在在与不在之中,一切都在有与无之中,雾里的峰林,就仿如我们的梦境,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触手可及又遥不可攀。

  

  

  

  那些被称为国画的图片,那些山被画笔雕刻得挺拔而俊俏,大师们的笔墨之下永远散发着不可名状的诱惑,那些笔墨氲染出的山,却一直未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出现过,因而让世人一度怀疑并坚信:大师们是吃饱了撑得难受,面对门前水池里那一丘小小的假山,发挥了自己无尽的想象,才把它画得层层叠叠高耸入云,陡不可攀。

  

  

  

  此刻,我们已经无法分清是这一方山水孕育了那些传统的山水画还是那些山水画幻化成了这一方山水。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