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如花

绿豆&芝麻行走札记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家庭与亲子户外倡导与实践者 《和最爱的人去旅行》《带着宝宝去旅行》《遇见格桑花》作者

人文生态,也需要平衡  

2011-02-14 13:59:09|  分类: 绿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文生态,也需要平衡 - 绿豆.芝麻 - 陌路如花

 

 

 

很早之前沿着川藏线进藏,沿途去拉萨朝拜的信徒,能成为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在经济大潮的冲刷下,磕长头的信徒日渐稀少,以至有一段时间,几乎很难再看到有这种近乎痴狂的虔诚在大地上行进。这几年随着社会、经济环境的改变,几近消失的朝拜,再度兴起。那些磕长头的人,手上套着木板,肘部和膝上裹着橡胶圈,胸前捆一毛皮,一边念六字真言“啊嘛呢叭咪哞”,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实,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再站起,重新开始。额头、手和腿上到处是发亮的厚茧,虽满面灰尘衣衫褴褛,却依然坚韧安详的用身体丈量大地。无数游人在旅途中亲眼看到信徒们因为伏地叩拜而磨出的灰黑色厚厚茧子的鼻尖与额头, 见证了那雪雨风霜与汗水鲜血泥土纠葛在一起的身躯与脚步,都无法不被那坚毅的眼神与灵魂深处飘来的六字箴言而折服。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也许只是把它当作一道风景,而且是一道沉重的风景!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外来者都毫无例外的既震撼又纠结,心中生出的,更多是悲悯与心痛。更多的人,在纠结尘埃中信徒们的受苦受难,纠结于高高在上的宗教不近人情,纠结于信徒们陷于迷信而被虚妄麻醉的可悲,而很容易忘却自己毫无畏惧也无信仰穷尽毕生追求物欲的可笑。

数年前,去云南梅里,去了传说中的雨崩,那时的雨崩远不如今天这般热闹,但却保持着原始的唯美。记得我们那时住在雨崩的阿南柱家里。我们被安排在他家小木屋的二楼,我的床正好对着窗户,推开窗户,缅茨姆与五冠峰就在我的头顶,我就那样静静的仰望着它,聆听来自天籁的传说,永远的雪山,亘古不变的容颜,任凭时世变迁,挺拔的身姿依然。男主人阿南柱,是个热情而憨厚的藏族汉子,聊了一会天,他便热情的拉着我去木屋的墙壁,看墙上贴着几张复印的东西,阿南柱很自豪的笑着对它指了指,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迪庆日报》,报道他和另外两个人带头在村子开客栈接待游客的事迹。由于雨崩曾经的交通与信息闭塞,至今仍保留了古老而独特的一妻多夫文化和生活习俗,村中许多人都墨守着兄弟共老婆的传统婚姻方式。而阿南柱也不另外,他就和他弟弟共同娶了一个老婆阿姆,一个热情开朗有着三个孩子的精明女人、一个年轻快乐得让我们误以为是阿南柱的女儿的女人。阿南柱年轻时曾是村子里最优秀的猎人,某年冬天进山,误将一村民当作熊击倒而入了狱。出狱后羞于回村而四处闯荡,当地开始有外人进入后,他敏锐的抓住机会开始做起了向导。由于阿南柱厚道而精明,又见过些世面,因此对汉族的一些文化和习俗也能坦然接受。在他的带动下,他和村子里的阿青布等三个人率先开起家庭客栈接待外来的旅游者,如今村子里家家都开始做旅游,有的开客栈,有的牵马载客人进出雨崩。在我们去的时候,已是市场经济无孔不入的时候,雨崩村却还保留着原始的共产分配方式,为了保证带动那些能力较差的村民共同富裕,不管哪家哪天接待多少客人,主人必须按每个客人十元的标准拿出来给村子里没有揽到客人的村民平分。在很多外来客看来,弱肉强食公平竞争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很多人替阿南柱们抱不平,觉得凭什么自己靠本事挣来的钱,还要分一杯羹给其他人,帮他出主意如何摆脱这在大家看来极其不公平的规则,同时又将这些规则连同他们的婚俗统统归结为原始、贫穷、落后、蛮荒。

这两年很多去康巴藏区或从川藏线进藏的朋友,无一例外的会说到车所经之处,孩童如扑火的蛾子飞将而来,让人根本不敢停车下车,这些孩童,几乎都是要东西要钱,甚至拖拽住车门不放,稍不留神就被恶语相向。然始作俑者,恰好是我们自己,当我们第一次用怜悯的目光注视他们,当我们第一次伸出递东西的手,就注定会有这么一天。当孩童们已经习惯于所有的路人给予他们物品时,他们逐渐认为路人应该给予他们物品,当有人胆敢破坏这个“潜规则”不给时,他们便开始索要,一旦索要不成,便恶语相向,甚至发生冲突。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道德、宗教与习俗所形成的传统文化,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这种传统文化的氛围中繁衍生息,又不断进行着传承,形成各种独特的人文生态。除了记忆,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怀念,什么也不要留下,当我们自以为是的用自己的观念、想法、行为去评说或帮助他们时,实际不是授人以渔,而仅仅是授人以鱼,是一种外来文化的入侵,破坏了他们耐以生存的文化土壤,让人文生态失去应有的平衡。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一部飙悍的历史,有一个血风腥雨的传说,当纳西人不再演奏古乐,都改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时”、当藏族说唱艺人不再传唱格萨尔,在草原上哼唱“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时,传统文化的最后一点约束将彻底消失,人人都将成为出笼的猛兽,人文生态的彻底失衡,人类和谐共处的基本法则也不复存在。当我们如蝗虫般掠过众多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一边赞美当地的风景如画,一边却充满悲悯而怜惜的叹息着当地的“贫穷”,用无所敬畏的物欲心态去“布施”,去“传道”,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拯救这个世界,却不知道,最需要拯救的恰好是我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9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